• <optgroup id="ig48e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 id="ig48e"><strong id="ig48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ig48e"></nav>
  • <optgroup id="ig48e"></optgroup>
    <xmp id="ig48e">
  • 內容詳情

    七年級周記:雪 7篇

    時間:2019-02-11 20:29:30  作者:  來源  查看:0
    王硯澤
    昨天在看天氣預報時,便聽到播今天有小雪,我一開始還有些不相信,早上起床,出門上學時,突然感到頭上有一點涼,向上一看隨風又有幾片小精靈飄落下來,啊是雪!
    一看到雪,便在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畫面:同學們在上學路上嘻嘻哈哈地打鬧著,大人們夾著包,把腦袋向衣服里縮了縮,路上千奇百怪的雪人:大的、小的、高的、矮的、胖的、瘦的,有的有眼睛,有的沒眼睛,滑稽極了!
    我一邊想著,一邊笑著,一邊走著……到了學校,上完第一節課便開始考試了,在第二節考試時,我不經意地一瞟,想看看遠處的鐘樓,可是在我眼前的只有雪,像個壞孩子似的炫耀著它的本領,一會兒鵝毛大雪,一會兒又變成小雪花,似乎是為了我們要好好欣賞它的作品……
    一大片白茫茫的世界和打著旋兒下落的小精靈,迷蒙了雙眼,心里想著要是可以積上雪就好了!
    那如玉的白雪輕輕地落下,優雅而華美,我一伸手,接住了一片雪花,剛想看清它的“廬山真面目”卻“忽”地一下消釋了,化作一滴水,在掌心里無力地打著轉兒,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,所有煩惱都煙消云散,我的心頓時敞亮了不少!
    也許那雪,今晚會下的很大,明早一起來,便真的如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所描繪的那樣,大地換上了新衣,銀裝素裹,一片皚皚的景象,我不禁又開始了那一片憧憬……   
    年末的第二場雪
    鄭芯朵
    又是一場雪,又是那個“人”,又是這件“事”。
    雪花白白的,隨風飄落。它輕輕搖擺著,落在你手心里。你想留住它,它又在轉眼間融化。那冰涼的雪水在你手心停留一會兒,便又溜走了。你張嘴想喚它,剛張口,一股熱氣便笑嘻嘻地飛了出來,一團白霧出現在空氣中,眼前的幾片雪便化為虛無,那頑皮的霧朝你擺擺手,便飛進雪花中玩鬧去了。
    “白雪飄飄何所似?”
    “未若白羽隨風舞?”
    這雪又十分頑皮,它藏在你發間,不肯出來,它貪戀你發間的溫暖,便成群成隊地落在發間,便要將這變成“老人國”不可。它們來到這個嶄新的地方,迫不及待地找地方安家。它看到你衣服的褶皺處,跳進去躲在里面。小傻瓜,我進有暖氣的房子,你便又去懷抱空氣了。這一片片草地上,到處都有你們的身影。但這真是個好地方,是一個你們可以在這里安家樂業的好地方。噢,你們真頑皮竟爬在高高的樹枝上,那可恨危險,小心,別掉下來。
    雪,你好不容易回來,我好不容易才見到你,答應我,多待幾天,如何?
    下雪了!
    王 子
    下雪了,周圍變成了一個白色的世界。放眼望去,一望無際的白,白的路,白的樹、白的墻、白的車。
    雪,就這么悄悄地來了,沒有預告,也沒有任何跡象,像一個個小精靈從云端上飛了下來,一會兒聚集,一會兒分開,好像在跳空中華爾茲。
    雪,是個可愛的裝扮師,無比輕巧地飛上松樹,飛上屋頂,飛上小亭。松樹裹上了一件白棉衣,為屋頂戴上了一頂白棉帽,為小亭佩上了一朵雪蓮花。蒼老的松樹裹上白衣后,顯得格外挺立;屋頂戴上了白棉帽,無比的古典、優雅;小亭佩上雪蓮花后,變得更加古風古韻。
    雪,是個被詛咒的公主,她的舞姿精彩絕倫,她的美貌舉世無雙,她的頭腦冰雪聰明,她柔和而又美麗,晶瑩如玉,潔白無瑕、
    捧起一片雪花,細看“她”的“白紗裙”,那精致的花紋,那純白的染料,那恰當的裁剪,那輕盈的材質,這種工藝,人間任何工匠的技藝都不能與之媲美。應該說,此“物”只應天上有,人間能得幾回聞。
    雪把美麗和圣潔留給了我們,它用自己短暫的生命醞釀了一種獨特的美。冬因雪而美,雪因冬而生,我們也因這美麗的雪而多了許多美好的回憶。
    雪花的曼妙
     賀瀅淇
    你看!那潔白的雪花在空中曼妙的飛舞著,像一只只可愛頑皮的小精靈,又像那各種各樣的音符,不一樣的雪花,在我們的心里留下快樂的種子。雪花就是從天而降帶給我們的禮物,是那么富有情趣。生活中的每一處景物,每一個地方都穿了一件白色的外衣,銀裝素裹、分外妖嬈。
    雪是無窮無盡的,它給了我們無窮的快樂和欣喜!當一陣風吹來的時候,可以看到雪花的無限美麗。剎那間的時光,我徜徉在美麗的羽毛下,享受與眾不同的冬天味道,翩翩的舞姿,是我所憧憬的美麗,潔白的身體是我所向往的自由。
    我喜歡你的冰冷,因為冰冷就是自由。此時,雪越下越大,孩子們更加開心了,細膩的雪花從我的臉頰滑過,十分舒服。潔白就是你無拘無束的綻放,你總會觸動我的心靈,你永遠是我最信任、最獨特的……
    雪花搖曳著,在空中靜靜地飛舞。雪就像一個百變魔術師,是美夢中的音符,是夜晚長得笙簫,是一群頑皮的小精靈。雪無處不在,星星點點,照亮我們人生的燈塔,指引我們走進正確的方向,這一刻你感受到雪花的曼妙了嗎?我真想拾起最后的一朵晶瑩,滿滿的都是我的回憶。隨著風,帶著夢想一起飄向遠方。
    雪花,你是那樣的純潔,那樣的曼妙,那樣的富有活力,顯現你獨特的魅力,在人間盛開!

    康清玥
    “下雪了”!考完試,回到教室,就聽見如轟雷一般的話在我耳邊炸開,我頓時來了勁頭,來到窗邊——
    真的下雪了。雪花十分大,是棉花,是柳絮?我急忙把手伸了出去,雪花飄飄然若落在我溫暖的手心,卻倏的一下,融化了大半,晶瑩的水珠在我的手上滾動。我不甘心,又接住一片雪花,可雪花卻像頑皮的孩子,又瞬間變幻成水珠,一刻也不想讓我多看……
    終于放學了,我心急火燎的趕到操場——我們學校的草可真怪,都下雪了,還綠油油,蓬松松的。難道它們也想同我一起欣賞這場初雪嗎?雪落在草上,還挺厚的,因為冷,雪甚至凍結在一起,可頑強的小草撐住了,于是,這層凍雪成了一條銀毛氈。再看那棵樹!它的葉子,樹干,樹枝上全是雪,雪落的還很平整,就像一套緊身的雪白禮服。不不不,這比喻可不夠形象,可我不是畫家,我無法用畫筆來勾勒,只得暫且如此說來。咦~我的腦海中怎么出現了另一副雪景,哦,原來那是小學的時候,我正在與玩伴玩雪時的情景——空曠的操場上,四處是高聲歡笑,而我和同伴打雪仗,我卻被別人灌了一脖子雪,冷極了,冷得我吱哇亂叫,又跑又跳,平滑的雪地上被踩出一串凌亂的腳印,發出“咯吱咯吱”的聲音……我陷入了回憶。
    我在想,這雪,何時能積得沒過我的鞋底,好讓我們在平闊的操場上,屋檐的冰柱子下打雪仗呢?

    趙益可
    冬天來來臨了,盼著盼著,今年的第一場雪終于來了。在課間時我趴在窗前欣賞這鵝毛大雪,隨之,在去年關于雪的一場經歷也一點一點地從腦海中涌出來。
    那是在去年的冬天,剛升上六年級沒多久地我們,看見這第一場雪,自然是欣喜若狂,便約著吃完午飯就來操場玩雪。那個操場在我的小學的對面,為了一圈欄桿,白茫茫的一片真是讓人向往!我便一口答應下來,終于挨到了中午,我匆忙地趕到家中,胡亂扒了幾口飯便走。我與一個要好的女同學一起來到這里。那些男生們如約而至,他們正在翻欄桿呢。
    我和那個同學迫不及待的翻了進去,一進去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,一個勁兒地亂喊。有個男生直接倒在這雪中,努力地將胳膊和腿向四周伸去,擺成一個“大”字,愜意f 看著天空說道:“啊,我已經死了。”我和那個同學聽見了便走到他旁邊,將腳下的雪一個勁地往他身上撒,邊撒邊說:“好啊,那你死了,我們把你埋了吧。”說完我們便笑了起來。那個男生連忙從地上跳了起來,迅速把我們撒子他身上的雪抖掉,可一個不小心,雪掉進他脖子里,冰的他嗷嗷的亂叫還跳起了“舞”來,我們這些人看到了這個場景,忍不住坐在地上一邊捂著肚子,一邊“哎呦,哎呦”地笑。最后還是一個男同學上前大義凜然地說:“我來幫你吧。”說著男同學乘他不注意又給塞了一塊雪進去。這讓那個男生直接抓起地上的雪就朝那個男生打過去說:“看我怎么收拾你?”
    這一時刻,仿佛天地都是屬于我們的,我們放肆地在操場上笑,也不會有人說我們。而眨眼間,我們已升入初中,各奔東西,親愛的同學們,什么時候才能再遇見你們呢?
    2018年的雪
    張夏一軒
    盼望著,盼望著,總算盼來了2018年的第一場或最后一場雪。
    那是考試的時候,差不多是第三節課,早已經答完卷子的我無事可做,我向左邊望,看到同學們都不約而同向窗外望去,我在想:到底是什么能吸引這么多人呢?我也迫不及待地向窗外望去,只看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,雪花紛紛揚揚的,從天空中落下來,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帳篷,大地立刻變得銀裝素裹。我不禁想起一句詩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真美呀!
    初下雪時,往往雪片不大,也不太密,如柳絮隨風輕飄,隨著風越吹越猛,雪花也越來越大,像織成了一面白網,丈把遠就什么也看不見了。
    漸漸雪大了,蓋滿了屋頂、馬路,壓斷了樹枝,隱沒了種種物體的外表,阻塞了道路與交通,漫天飛舞的雪片,使天地融為一體。
    這就是2018年的第一場景,美麗又動人的雪啊!這就是2018年的第一場景,美麗又動人的雪啊!

    西安愛知中學2021屆17班 李昕桐
    每一位北方孩子的記憶里都會映著無數與雪精靈的共舞。雪花滿天飄落,一片片微小的雪花,是一個個打開平行世界的鑰匙。記憶里那偶然一天,清晨的陽光撫上我的面頰,落在我的睫毛上,猛然睜開眼,無半分朦朧的睡意,直覺讓我徑直拉開窗簾:“哇,下雪了!”
    穿上棉襖,套上棉靴,我“噠噠”地跑出門。在城市里長大的孩子,定不能像鄉下那樣玩起滑雪。但那時的我要是能看見三平方米以上的積雪就已經超級滿足了。我并不喜歡打雪仗,一個揉實了的大雪球猛得“綻放”在臉上,內部松弛的雪又順著臉流向脖子深處,那感覺不可言表。
    我就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慢慢推著雪球做小雪人。每次推雪球,大部分的雪就會粘在我的毛貼手套上,剩下的雪一點兒也不聽話,在我的手上扭過來,扭過去。耐不住性子的我,就會從溫暖的手套中伸出小手抓雪,讓它乖乖地變成小球。然而,一碰到它,就被這個不聽話的小家伙“咬”著了手,我又趕快把手抽了回來,插進口袋里,挨近自己溫和的肚子。
    可是,雪娃娃實在太可愛了,每當看見,就想去抓上一把。記得有一次,我在紀錄片上看到:有些生活在北極地區的小動物會在雪底下筑巢。因為雪下遠比外面暖和。想到這里,我看見車上一層深深的積雪,思索了一下,便徑直把手插進了雪下,想要得以驗證。可想而知,我的手感到要凍掉了,我尋思著再等上兩秒試試?然后,第三秒后失敗的我立刻把手縮回了我的口袋。
    每當我玩的手腳通紅,回到家等待著我的總有一桌噴香的飯菜,還有一雙微微粗糙卻十分溫暖的手,為我捂熱所有的寒冷。
    隨著年齡增長,我對雪的興趣也慢慢消逝了。望著今年第一次飄落的雪花,我并未有以前的敏感,但看這紛紛揚揚的雪花,我就會又想起那年下雪時在家等待我的那雙粗糙又溫暖的手。
    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課間 作文600字
    猜您感興趣
    相關作文
    最熱作文
    關于本站 - 網站地圖 - 版權聲明 - 聯系站長
    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,請聯系QQ769913200
    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
    kk彩票kk彩票平台kk彩票主页kk彩票网站kk彩票官网kk彩票娱乐kk彩票开户kk彩票注册kk彩票是真的吗kk彩票登入kk彩票快三kk彩票时时彩kk彩票手机app下载kk彩票开奖 澳门澳门 | 资阳 | 绍兴 | 永康 | 巴彦淖尔市 | 三河 | 五指山 | 莒县 | 澄迈 | 天水 | 济宁 | 烟台 | 南阳 | 嘉善 | 嘉峪关 | 杞县 | 安吉 | 大丰 | 琼中 | 海西 | 天水 | 三门峡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丹阳 | 滕州 | 灌云 | 果洛 | 唐山 | 扬中 | 嘉兴 | 文山 | 巢湖 | 新余 | 安吉 | 安康 | 临猗 | 杞县 | 昆山 | 高雄 | 阿里 | 泸州 | 莱芜 | 锦州 | 聊城 | 徐州 | 赣州 | 平顶山 | 德宏 | 阿坝 | 燕郊 | 抚州 | 乐平 | 文山 | 库尔勒 | 白城 | 邢台 | 临沂 | 聊城 | 黄冈 | 慈溪 | 普洱 | 文昌 | 毕节 | 海安 | 榆林 | 梅州 | 甘孜 | 安康 | 安康 | 山南 | 神农架 | 龙岩 | 东阳 | 桂林 | 陕西西安 | 荆门 | 内江 | 石嘴山 | 陇南 | 绵阳 | 南阳 | 汕头 | 日喀则 | 随州 | 温岭 | 瑞安 | 林芝 | 海拉尔 | 台南 | 眉山 | 山东青岛 | 灌南 | 邹城 | 瑞安 | 香港香港 | 莆田 | 黔南 | 株洲 | 安顺 | 惠东 | 安康 | 鹰潭 | 广汉 | 德州 | 余姚 | 佛山 | 石嘴山 | 亳州 | 如皋 | 霍邱 | 临猗 | 天门 | 包头 | 南京 | 平凉 | 广州 | 桐城 | 抚顺 | 文昌 | 阳江 | 如东 | 海拉尔 | 伊犁 | 鹤岗 | 珠海 | 巴音郭楞 | 秦皇岛 | 桐乡 | 那曲 | 肥城 | 三亚 | 邳州 | 塔城 | 宁夏银川 | 泸州 | 深圳 | 汉川 | 钦州 | 通化 | 庆阳 | 萍乡 | 丹东 | 大理 | 海北 | 三亚 | 张家界 | 广州 | 禹州 | 黔西南 | 铜仁 | 琼海 | 济源 | 莆田 | 江苏苏州 | 靖江 | 高雄 | 象山 | 泰兴 | 山东青岛 | 开封 | 大丰 | 金华 | 山南 | 辽阳 | 阳春 | 忻州 | 临汾 | 南京 | 眉山 | 大丰 | 仁寿 | 邳州 | 淮北 | 长治 | 河池 | 吐鲁番 | 晋中 | 丹阳 | 淮南 | 榆林 | 保山 | 高密 | 淮安 | 黔南 | 张掖 | 天门 | 晋城 | 神农架 | 怀化 | 钦州 | 芜湖 | 南京 | 南阳 | 安吉 | 洛阳 | 随州 | 通化 | 汕尾 | 塔城 | 通化 | 伊春 | 大同 | 郴州 | 厦门 | 吉林 | 铜川 | 台北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