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ig48e"></optgroup>
  • <menu id="ig48e"><strong id="ig48e"></strong></menu>
    <nav id="ig48e"></nav>
  • <optgroup id="ig48e"></optgroup>
    <xmp id="ig48e">
  • 內容詳情

    橋村的明仔

    時間:2019-07-13 20:49:10  作者:  來源  查看:0
    橋 村 的 明 仔
    楊雅舒

    “明仔!初中畢業咱搞個同學聯歡,你來不?”
    “啥子聯歡咯?”
    “咱們一個班的后生仔好不容易畢了業,完了以后咱都要去下地了,一人交兩塊咱們全班同學湊一塊去村口河邊野個炊咯。”
    “啊?怕是去不成啊,我爹身體不好呢。”
    明仔是橋村出了名的乖娃子,爹娘生了六個娃兒,他是老幺。每天太陽才剛剛露出一個角,明仔就已經趕著羊在山坡上讀書了。
    村里的初中一共就三個班,一年級一個,明仔的成績挺好,又很努力,班上前三名總是有他。后來中考時村里的初中就考出了三個“狀元”:一個上了技校,一個上了中專,一個上了高中。明仔考上了高中。
    1989年明仔成為了當時橋村唯一一個考上鎮上高中的娃兒。
    明仔得知消息時是在田里,老師騎著生了銹的單車好不容易才找著了在田里干活的明仔,激動地揮了揮手上的錄取通知書,明仔一把抓過仔細瞧了瞧,把眼淚鼻涕一塊蹭到了老師身上,向老師道了謝便邁開了像圓規一樣的腿飛奔回家了。
    明仔去了鎮上的高中,明仔成了橋村的驕傲。
    1994年6月底,明仔就拿著高中畢業證書回到了橋村。
    “能有啥子原因,高考報名要交錢,考上大學要學費,咱家窮,我爹還躺床上呢。”明仔嘟囔著。
    明眼人都瞧得見明仔比之前更瘦了,要是說之前的他是個骨架,那么現在的他更像是個紙片人了。明仔的眼睛周圍烏黑了一圈,顴骨高高凸起,瘦削的臉早已架不住頻頻下滑的圓框眼鏡,之前挺直的背已被肩上的書壓成了弓形。
    這時明仔家里已不像三年前那般熱鬧了,哥哥們已經娶妻,姐姐們已為人妻,破敗的家中只留下了臥病在床的爹和為家中打理一切的娘。
    明仔不想再留在橋村了,他想離開這兒,去山的那邊看看,娘說山的那邊還是山,一排排的全是山。明仔心里有不一樣的答案。
    明仔的三叔一家在深圳關外一個汽車維修廠工作,一家五口擠在一到吃飯時間就油鹽飛濺、人聲鼎沸的筒子樓里,五十平米的一房一廳容納不下背井離鄉的明仔,明仔只好白天在街上找工作,中午去三叔家吃飯,晚上住維修廠的宿舍——兩個大男人擠一張銹跡斑斑的鐵架床。
    可是明仔連著一周都沒有找到工作。
    三叔家的電飯煲很小,每次煮飯煮的也很少。在外奔波一天的明仔盡管餓得前胸貼后背,明仔吃不飽也不敢打第二碗飯。
    三嬸皺起了眉頭,“明仔啊,今天找著活了不?”
    “沒呢嬸。”
    幾天后,“呵,今天又沒找著活對不?”
    “對啊嬸,不過有兩家快成了。”
    又熬了兩天,明仔從門旮旯里拎起那個蛇皮袋,跟三叔道別:“叔,我想去廣州,有同學在那,活多,工資也不賴,穩定下來了再寫信給你。”三叔張了張嘴又咽了下去。
    明仔走了三十多個小時才從深圳走到廣州。到了廣州的第一個晚上,他睡在了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十字路口的天橋底下,因為那里有個公共廁所。
    明仔側躺在水泥地板上,枕著從橋村到廣州一直背著的娘親手縫上補丁的書袋,借著昏暗的燈光,盯著大學校園門口深夜外出或者歸來的天之驕子,眼淚不爭氣地刷刷直流。他沒錢坐車,寫了一封信寄給在廣州上中專的那個同學,不久,兩人便聯系上了。初中同學豪帶著明仔去學校的飯堂給他打了一頓飯,此時的明仔已經好多天沒有好好地吃過飯了。豪帶著明仔回宿舍洗了個澡,明仔身上那被汗漬印出的好幾副抽象畫終于被洗干凈了。
    初中同學告訴明仔他姐姐所在的一家塑料加工廠招學徒,只不過是在順德,明仔剛剛亮起的瞳孔一瞬間又黯淡了下去。
    想起遠在橋村的爹娘,明仔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兒一下又涌了出來,“我一定要搭上去順德的車!”明仔對自己說。
    明仔知道豪的家境,也沒敢借錢,幸運的是找到了一輛前往順德的貨車。不幸的是,駕駛座已經坐滿了,明仔只能蹲在后備箱里。
    柜門被司機果斷地鎖上,里面漆黑一片,車廂里沒有什么可以抓得住的地方,明仔只好蜷曲著。道路不平坦,明仔隨著車身的起伏在寬敞的后備箱里沒有阻礙的滾來滾去。早上九點鐘坐到正午車還沒停下,正午的太陽把貨車的鐵皮燒得滾燙,明仔無力地趴在炙熱的鐵皮上大口大口的吸取氧氣——后備箱是不通風的。明仔一點一點的用手支撐著身體挪向駕駛室的方向,舉起骨瘦如柴的爪子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車身,可惜他們聽不見,明仔從未如此劇烈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點一點的消逝。
    終于,車停下了,柜門打開,明仔滾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。他想:要是再多等一會兒,恐怕他再也不在這個世上了吧。
    塑料廠的主管問明仔:“你想要多少工錢?”
    明仔:“只要管吃管住,不要錢都行。”
    后來明仔住了下來,每月領著扣除了200元伙食費、住宿費的300元的工資。
    明仔給遠在橋村的大哥寄了封信報平安,大哥回了信,信上說:一切安好,勿念。信上依稀可見殘留的淚痕。
    年底,明仔請假回到了橋村,把手中裝著近兩千元的信封交給守在門外已神志不清的娘,一步一步地跪到爹的靈位前,哭倒了。
    五年后,塑料廠換了新廠長,老人親切地稱呼他為“明仔”。
    忘了告訴你,明仔是我爹,我是明仔他閨女。
    上一篇:沒有了 下一篇:懸案
    猜您感興趣
    相關作文
    最熱作文
    關于本站 - 網站地圖 - 版權聲明 - 聯系站長
    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,版權和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果您不愿意作品在本站發布,請聯系QQ769913200
    豫ICP備11004157號 公安備案號41032602000104
    kk彩票kk彩票平台kk彩票主页kk彩票网站kk彩票官网kk彩票娱乐kk彩票开户kk彩票注册kk彩票是真的吗kk彩票登入kk彩票快三kk彩票时时彩kk彩票手机app下载kk彩票开奖 诸城 | 商洛 | 辽源 | 高密 | 广汉 | 河池 | 三沙 | 张家界 | 攀枝花 | 烟台 | 梅州 | 莱芜 | 新余 | 沭阳 | 日照 | 如皋 | 龙岩 | 如东 | 吴忠 | 邹城 | 淄博 | 怒江 | 营口 | 桐城 | 吐鲁番 | 陵水 | 伊春 | 澄迈 | 荆门 | 仁寿 | 信阳 | 阿里 | 六安 | 昌吉 | 新泰 | 洛阳 | 云浮 | 巢湖 | 绍兴 | 荣成 | 榆林 | 大理 | 如东 | 龙岩 | 延安 | 温岭 | 仙桃 | 宁德 | 湖州 | 台南 | 榆林 | 广饶 | 平顶山 | 朝阳 | 沛县 | 淮安 | 燕郊 | 上饶 | 烟台 | 开封 | 淮北 | 广西南宁 | 宣城 | 瓦房店 | 燕郊 | 防城港 | 伊犁 | 怒江 | 天水 | 温州 | 天长 | 燕郊 | 禹州 | 乌兰察布 | 神农架 | 滕州 | 桂林 | 南充 | 安阳 | 垦利 | 库尔勒 | 温州 | 昭通 | 锦州 | 张掖 | 涿州 | 新沂 | 上饶 | 梅州 | 广安 | 临夏 | 大连 | 苍南 | 巴彦淖尔市 | 泸州 | 衡阳 | 库尔勒 | 曲靖 | 四平 | 嘉善 | 寿光 | 靖江 | 包头 | 浙江杭州 | 信阳 | 广元 | 宜宾 | 武夷山 | 台北 | 衢州 | 图木舒克 | 常德 | 威海 | 安阳 | 黑龙江哈尔滨 | 白银 | 襄阳 | 日喀则 | 蚌埠 | 淄博 | 天水 | 公主岭 | 鄂州 | 珠海 | 金昌 | 惠东 | 武安 | 丽水 | 大理 | 石河子 | 北海 | 库尔勒 | 昌都 | 娄底 | 楚雄 | 五家渠 | 清远 | 宿迁 | 克拉玛依 | 忻州 | 十堰 | 烟台 | 七台河 | 长葛 | 赣州 | 湘潭 | 晋中 | 海门 | 蚌埠 | 吴忠 | 鹰潭 | 甘南 | 乐山 | 濮阳 | 泸州 | 定西 | 秦皇岛 | 洛阳 | 临汾 | 运城 | 雅安 | 北海 | 三沙 | 吴忠 | 曲靖 | 株洲 | 七台河 | 恩施 | 永新 | 云南昆明 | 嘉兴 | 陵水 | 德州 | 新余 | 清远 | 安顺 | 十堰 | 海拉尔 | 临沧 | 周口 | 昌都 | 徐州 | 桐乡 | 龙口 | 深圳 | 武夷山 | 荣成 | 塔城 | 阿拉尔 | 宁夏银川 | 南京 | 通化 | 淮北 | 汉中 | 楚雄 | 章丘 | 忻州 | 池州 | 沭阳 | 泰安 | 怒江 | 余姚 | 北海 | 宜都 | 中卫 | 达州 | 玉林 |